主页 > 国内服务 >城市里的再生(上):买新的总比送修更划算⋯⋯我们能否找回「修

城市里的再生(上):买新的总比送修更划算⋯⋯我们能否找回「修


文编:苏子惠|设计:戚心伟|图片:城市修理站、绿点点点点

《偶然是个魔法师》一书中,住在柏林的陶斯顿这幺说:「太多的消费广告要我们买买买,製造氾滥,东西愈来愈便宜,弃物也愈来愈多,买新的很方便,修理不划算,结果不只是过度消耗资源。我们也因此学会轻易放弃,失去修补东西的能力,甚至影响了我们的感情和心灵,找新的情人比修补恋情容易,离婚比修补家庭容易,自杀比修补生命容易。天天和我相处的那些青少年,有点坏了,但是他们的父母已经没有修补的能力,我们的教育也从没教过我们这项技能。人也需要修补啊!身体和心灵天天都需要修补啊。」

近年,国际诸多城市确实警醒到物资浪费带来的影响,并且发起各种创意活动。台北「城市修理站」的大雄也有同样的感受,因此集结众人之力,在Google Maps建立修理站点。

为什幺「修理」这件事情很重要?

你曾有东西坏了不知道上哪去修的经验吗?由三个年轻人所成立的「城市修理站」,几年来四处收集各地的修理店家/据点资讯,以Google Maps建立了一个便于查询的「修理地图」。然而他们所提出的问题不只是在哪里可以修东西、如何修理,更在于促使人们思考:为什幺「修理」这件事情很重要?

「城市修理站」由大雄、招弟和阿强三位高中同窗好友共同成立,从事影像剪接工作的大雄,2012年时拍了一部短片《癡情汉》,片中探讨人类社会中所产生的物质浪费问题,她的镜头下拍摄了负责处理人们所製造出巨量垃圾的处理场、焚化炉,也有让物品重获新生的修理师傅、二手市集等场景。

影片经过一轮小规模的放映活动,获得不少迴响,但大雄却认为影片的生命和效应有限,她开始思考如何可以延续这样的讨论和行动。

探索城市中的修理地图

由于团队成员的生活圈,凑巧都离内湖较近,因此内湖成为他们第一块「地毯式搜索」的区域,他们一方面在网路上搜寻资讯,一边实地查访大街小巷,这才发现隐藏在巷弄之中的修理据点还挺不少。而为方便大家搜寻查找,他们决定建立线上地图,将修理据点资讯放上云端,也欢迎广大网友补充贡献自己所知的修理资讯。

在发掘修理点的过程中,成员们有不少有趣的新发现,譬如有人专修大同电锅,有人专门修复纸张,也有修菜刀、修神明灯的。后来城市修理站也陆续举办修理市集、年终大抢救等活动,前者在市集活动中设立修理摊位,欢迎大家带着物品前往;后者选在过年前大家纷纷出清家中旧物时来个「你丢我捡」,在回收堆里挖宝。

「有一回我们遇到一件事,不知道该说是太巧还是不巧。有人拿了一只日本的那种招财猫娃娃出来回收,状态还很好,只是物主用不到所以就拿了出来,我们犹豫了一会,觉得实在没有地方可以摆,最后还是让垃圾车收去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刚才那招财猫原物主的一个朋友来了,随口就说他想要找一只招财猫娃娃,真的是失之交臂,很可惜。」阿强说,有时候或许看一件东西觉得是没用的垃圾,却可能是别人眼中的宝贝。

城市里的再生(上):买新的总比送修更划算⋯⋯我们能否找回「修

自2012年成立城市修理站并开始建立修理地图,如今在地图上已经钉上了300多个图钉,当讯息越来越详尽之后,团队成员转而开始思考:如何让大家乐于修理、重视修理?「当然从环保或是节约物资的角度来说,修理可以减少许多浪费的产生,但从我们接触到的例子当中,许多人之所以寻求修理,是因为对物品有着深厚的情感,即使坏了也捨不得丢。」

城市修理站曾经开设过几次娃娃修理教室,许多人拿着从小抱着睡觉,毛被磨秃或缺耳朵掉尾巴的旧娃娃来求诊,人们对物品的感情,绝非只从物品本身的实用性或价值评断。

「我们开始觉得,在修理这件事情里面,应该加入更多属于『人』的部分,而不只是单纯着眼在把东西修好而已。」大雄认为,建立修理地图只能算是第一步,提供修理资讯只对眼前有需求的人而言会产生作用,人们并不真的参与、了解修理本身。

于是城市修理站开始邀请各路维修达人开设修理课程,邀请有兴趣者参加,阿强解释,「我觉得一方面是得以学习到一些基本的修理技能,另一层面来说,有越多认识,就可以降低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不信任和陌生感。」。

修理是一种美德

大雄感叹地说,现代社会物质氾滥,「修理」于是成为一个不必要的选项。「物质的汰换过于快速,人们习惯东西坏了就丢,渐渐地许多物品被设计成不需要被修理,接着是不需要太耐用,因为旧了、坏了,再买一个全新的,比拿去修更划算,但我觉得这种物质关係是很不健康的。」

她另外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是上一辈的人大多会一些简单的缝纫、修理功夫,如今一般人却很少会修东西。「因为当时修理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在物质条件没那幺好的时候,物品的寿命是必须要够长的,而现在多的是连灯泡坏掉都不会换的人。」

「但我们也感觉到,或许和大环境不景气也有些关係,最明显的是街头巷尾,修鞋子、保养包包的店家变多了,大家渐渐会开始找哪里可以修东西,我觉得也有部分是一种物极必反,一种大家对过于免洗的物质生活所产生的反思。」阿强补充。透过接触、认识修理,城市修理站希望刺激人们思考,在由消费建构出的社会中,人和物质之间应该建立更良性的关係。

城市里的再生(上):买新的总比送修更划算⋯⋯我们能否找回「修

在建立修理地图和开设修理课程之后,城市修理站的下一步是在网站建立「DIY专栏」,邀请使用者主动提出关于修理的疑难杂症,或是分享关于修理的实用资讯。「这三件事有一种阶段性,从最简单的交给别人修理,到接触如何修理,最后是自己发掘出如何修理,其中自主性是越来越高的。」大雄如此解释。

除此之外,城市修理站更和各地的旧物、修理同好社团、二手友善商家或组织串联合作,希望推展在社区营造发展中,加入惜物爱物的修复精神,也能够彼此交流、互通有无,今年团队并成立了「动手动脑~修理东西!」脸书社团,让各路修理高手在此分享心得,解决各种关于修理的疑难杂症。

大雄也认为新科技不见得会淹没旧传统,例如过去物品送修,常常因为老零件停产而无法修理,如今3D列印技术日渐成熟,找不到的零件,或许可以用3D列印自己造一个,也有品牌标榜所有零件都可以自由替换,或是有完善的售后维修更新服务。

城市里的再生(上):买新的总比送修更划算⋯⋯我们能否找回「修

大雄笑说,一件物品的价值不能只用花了多少钱购买的「价格」计算,在生产过程中所耗费的资源,最后真正成为物品本身的,可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当它被丢弃的时候,这些附带耗费的资源就全被抛弃掉了。修理的可贵之处正在于此,而我们都应该找回修复的能力。

城市修理站官网请点此修理资讯回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