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服务 >为什幺他可以?与幼稚园孩子讨论「不公平」

为什幺他可以?与幼稚园孩子讨论「不公平」

为什幺他可以?与幼稚园孩子讨论「不公平」

听到幼儿园的孩子抱怨不公平时,家长的对应方式必须开放且诚恳,潦草敷衍的态度只会让抱怨不公平的话语一再出现。倾听孩子的理由并引导他说出公平的观点,就能巧妙闪躲过孩子的抱怨炸弹。

不少爸妈一开始送孩子去幼儿园的理由之一,不外乎是希望在家里一向「唯我独尊」的孩子,在幼儿园里能在老师的引导下,渐渐学会团体生活的规範。

新生刚入园的适应阵痛期是可预期的,举凡玩具使用后不收拾、用餐时坐不住、活动进行时不排队也不耐等候、鞋子衣裤换好随手就往地上扔……等等情境,每个幼教师都曾接待过诸如此类尚未「文明开化」的小孩。过了一阵子之后,园所里的大小规矩会慢慢地在每个小小孩的心灵发酵,孩子们一开始只是不明就里地跟着做,进步到能够理解每个规矩后面的制定缘由,最后还有可能会化身为小纠察队,严加审核大人的每个决策是否公平公正,只要察觉些许不对劲,不仅会对不守规矩的孩子生气,还会向大人提出抗议!

他们最常脱口而出的一句是「不公平!为什幺他不用……/为什幺他就可以……?」

有回午休时间刚结束,孩子们正忙着换衣服时,我看见 3 岁的山姆两眼涣散地坐在地上,走过去近看发现他脸颊红通通的,一量孩子的体温果然是发烧了,当下立刻打电话通知家长,不过家长说可能要一个小时后才能赶到,只好先让山姆在幼儿园休息。孩子们换好装后,很快到了点心时间,山姆摇摇头跟我说他不想吃东西,我跟他说不吃东西可以,但至少得喝点水,之后他可以去沙发区躺着休息。他答应我后,跟着其他孩子坐了下来。桌上的点心是苹果和西洋梨,还有一点红萝蔔和小黄瓜的蔬果棒。就像山姆告诉我的,他只喝了点水,之后就自动离席去沙发区窝着。

「山姆要去哪里?」同坐在一桌的约翰纳闷地问我。

「他发烧了需要休息,所以他想去沙发区躺着。」我回答。

「但是用餐时间大家都要坐着啊!」约翰虽然只嘟囔了这幺一句,但心里想的或许是「这不公平!你们不是说不想吃也要坐着?」

我知道,在 5 岁的约翰眼里,公平代表的是一件事的绝对正确,而不公平则是绝对错误,就像黑与白之间互不相容,不该有丝毫的模糊地带。其实,约翰说得没错,用餐时间大家必须一起入座是幼儿园的铁律之一,孩子们都清楚,不想进食或喝水都没关係,但是仍必须等到大家用餐完毕后才能离席,这是从他们1岁进入幼儿园时就切实执行的生活常规,就连刚入园仍在适应期的新生也不例外。因此他无法接受有人可以得到特权不适用于此项规定,会提出抗议也是很合理的。

幼儿园年纪的孩子,对于公平的理解多半只停留在全体适用的概念,也就是每个人都该得到相同的东西和处置。曾经有教育研究者对不同年纪的孩子进行针对「公平」此一概念的测试,测试结果显示:幼儿园孩子心中认定的公平是「有赏人人拿,有罚一併承受」。该实验的测试者让接受测试的孩子面对全班因为某一个人的错误而受到处罚,或是全班因为一个人的优良表现而受到奖励的情境,年纪介于 4~5 岁的受测者中,高达百分之四十认为老师的处置很公平,他们认为大人处罚单独一人会让当事人很难受,所以他们有可能尽量避免直接让单一个体承受与他人不一样的对待。而 8~10 岁的国小生则明显不认同这样的连坐处罚方式,只有百分之三的受测者能够接受。

德国幼儿园并不鼓励以赏罚制度来教育孩子,幼教师们相信透过频繁的讨论与观察,孩子能够清楚学到事情的逻辑和每个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面对约翰提出的质疑,我清楚有个好发的反应不该在选项之内。一句「生病的人就是需要休息,这哪有什幺不公平?」一旦说出口,便等同于把双方的对话窗口锁死,我既听不到约翰的想法,约翰也不会明白公平的真正意涵。

「约翰,你说得没错,用餐时间的规定是大家都要坐下来。」我先让孩子知道我听到他的意见了,「但今天的状况不一样,我若让山姆坐着他会很不舒服。」

「那他为什幺不回家?」约翰问。

「山姆的爸爸已经在路上了,山姆很快就可以回家休息,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尽可能让他觉得舒服一些。我们当然要遵守规则,但有些特殊状况,我们就不得不打破规则。你觉得让发烧的山姆坐在椅子上,他会怎幺样?」

他想了一下,说:「他会哭。」

「对,他有可能会哭。那在吃点心时间有人不停地哭对大家好吗?」

我见他摇摇头,又问:「为什幺不好?」

「因为会很吵。」约翰回。

「你说对了,那是不是就会变成我们的耳朵不舒服了?」我进一步说明:「所以有时候打破规则反而是对大家好,对大家公平。」听到我的解释,约翰原本的反弹已经减弱,但我想光这样说还不够,就再问他:「不过这样的情况不多,你还知道有什幺情况,是我们必须要打破定好的规则吗?」

原以为他会思索一下再回答我,没料到约翰像是玩按铃抢答的益智游戏那般,秒速回答我的问题:「救护车,救护车就可以闯红灯,别的车都不行。」

听到约翰的回答,我忍不住跟他击掌 high five,对他说:「完全正确!你举的例子太好了。现在假如发烧的山姆在救护车上,点心时间是等红灯的时间,沙发区是医院,我们应不应该直接让山姆去沙发区休息,还是你会要他也等红灯?」

约翰听懂我言下之意,笑着摇摇头。

最后我问了句:「还是你也不舒服,想去沙发区躺着?」

约翰回说:「我没有不舒服。」

我笑着告诉他:「只要你觉得不舒服,你随时都可以去沙发区待着,知道吗?」我拍拍他的肩膀,说:「这个时候你也可以不等红灯。」

约翰点着头,像是多少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至少我知道,他脸上那抹关于不公平的疑惑神情,已有散去的迹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