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利疯狂 >城市里的再生(下):惜物不一定要占有,而是流通后交给更需要的

城市里的再生(下):惜物不一定要占有,而是流通后交给更需要的


文编:苏子惠|设计:戚心伟|图片:城市修理站、绿点点点点

《偶然是个魔法师》一书中,住在柏林的陶斯顿这幺说:「太多的消费广告要我们买买买,製造氾滥,东西愈来愈便宜,弃物也愈来愈多,买新的很方便,修理不划算。我们也因此学会轻易放弃,也影响了我们的感情和心灵,找新的情人比修补恋情容易,离婚比修补家庭容易,自杀比修补生命容易。」

近年,国际诸多城市确实警醒到物资浪费带来的影响,并且发起各种创意活动。「唐青古物商行」从回收、修缮、贩售进行公益,而在公益中,给予的不只是金钱,更要藉此协助偏乡重拾文化信心。

「绿点点点点」则是透过回收油製作手工肥皂等等的课程中,强化社区的人际关係。重新赋予弃物或旧物的生命力,不仅友善环境,更能重省人与人的连结,以及惜物所带来的心灵变化。

一、旧物的再生力 ── 唐青古物商行

有个小女孩看见路边的玫瑰花图案小板凳,这种浪漫的图案,不是她生活经验可以定义的,于是就带回家了。这不是她第一次从路边捡拾弃物,但父母不准,认为不雅,是穷人才会做的事。

那时的小女孩并不知道,将来有一天,这些被人丢弃的家具、旧物,竟然是她可以帮助别人的好东西,甚至丰富了与人的际遇。

城市里的再生(下):惜物不一定要占有,而是流通后交给更需要的
唐青古物商行资源开发组长吴必涵(左起)、理事长唐青、景观设计师赵文恺、店小二。|

家住台中的唐青,从小喜欢收留被人丢弃的东西,但受到爸妈的制止。大学毕业后来到台北租屋,没了父母的禁止,她大可放心地收留许多流浪家具,重新粉刷或贴上磁砖,做些简易的改造。

有一天,同住多年、犹如家人的二房东,因家变不得不迁居,经济也陷入危机,唐青想出了办法,与室友一起为二房东举办跳蚤市场,还借到了没水没电的空屋作为临时场地,搬进家具、老东西,印DM宣传,广邀邻居,销售成效不错,所得款项确实解决了二房东的困境。「虽然有点悲伤,但忙得不会沉溺在悲伤里,拍卖过程其实挺开心的。」语调充满活力的唐青说。

2002年,一段藏区英语营的旅程,唐青承诺藏族孩子会再回来,隔年她履行承诺,而且决心帮助因困境而辍学的孩童。为了募款,唐青举办跳蚤市场,也四处演唱,用自己创作的音乐来帮助孩童,成立了藏区奖助学金计画。

她四处演唱时,胸怀承载的是爱,她骑上小摩托车到处寻宝找旧货时,整台摩托车乘载的是捡来的东西,前披后挂得像是一个流动的百货行。2011年成立「台湾有福全人关怀协会」,并开设公益商店「唐青古物商行」,旧物因而有了展示的实体店面,实现了唐青长久的梦想。

惜物,就是让物件流通

一位女士走进唐青古物商行,带来了一袋珍藏的瓷器,每一件都有清晰的记忆。她曾是花艺老师,搜集了许多器皿,因为年纪大,爬楼梯吃力,近期即将搬到有电梯的公寓,但未来的房子小,许多东西必须割捨,「可是我知道这里在做公益,把东西捐到这里,心中也就没那幺不捨了,终究是要断捨离的。」女士不疾不徐地说,「当然也希望这些东西能遇到会珍惜它们的人。」

唐青古物商行收留许多带有情感故事的旧物,有些会遇到新主人,有些一直停留在这里。透过社群网站的传播,许多人愿意捐出旧物,有的则是来自路边的弃物,或是购自回收场。整个店内琳琅满目,仅剩天花板可以留白,人们生活的物件穿越不同时光在此团聚,热闹地对话,受过伤的都在特约师傅的整修后,又能七嘴八舌地说起过往,他们都曾历经生活历练、见证时代。

拥有景观设计背景的赵文恺,善于木工创作,因缘际会先是担任唐青古物商行的志工,负责家具结构的修复,这两年,唐青鉴于永续经营的想法,不再将销售所得全数捐出,而挪出部分作为人事开销,以及支付修复师傅的微薄工资。几年的修复经验,赵文恺对于惜物有了如此体悟,「惜物不一定要占有,有能力修复,让物件流通,交给更需要的人,或是改变新样貌都是一种惜物。」

城市里的再生(下):惜物不一定要占有,而是流通后交给更需要的地下室为修缮与绷布区。|

为公益而成立的唐青古物商行,吸引许多志工前来。唐青也受到志工、客人的挑战,重思商行的使命问题:仅限于帮助贫穷与弱势吗?「确实有些志工是因为对环境现状不满而来到这里,我从他们身上学习和被教育,思考回收的重要性。」

唐青古物商行的理念吸引更多人的捐赠,愈来愈多的回收旧物,需要更确切而仔细的管理、改造、统计,如此一来便不能只靠志工。在估算盈余后,唐青古物商行每年多聘僱一名正职人员,而一旦有了人事开销,成本增加,有系统的管理流程便须建立。

此外,经过修复和融入创意的家具,售价反映成本,但来此的客人绝大多数还是希望找到便宜货。唐青古物商行因而进入另一个阶段,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摸索平衡之道,以及转型为社会企业的可能。

事情的难度,人的複杂,难免影响信念,身为基督徒的唐青说:「这时,我会需要和自己说话,回到上帝面前,打开自己。」然后她会感到自己是被爱够的,是幸福的。「年纪稍长,我逐渐体会到,所有的事情不能只靠个人,而是需要团队。我相信,人是可以做好自己,又能做慈善的。」

城市里的再生(下):惜物不一定要占有,而是流通后交给更需要的

唐青古物商行

地址:台北市罗斯福路一段83巷17号电话:(02)2341-8799网址:aprilsgoodie.wix.com/aprilsgoodies脸书粉丝专页二、善意的循环与再生 ── 绿点点点点

物品的再生不只是对于环境与社会的友善思考,更可能是建立人与人之间关係的桥梁。「绿点点点点」由社区营造的角度出发,在街区内建立一座鼓励人们发挥惜物精神的多元基地,这里鼓励人们自己动手修理家电、用回收油製作手工皂,但背后更重要的精神,则是让人们重新思考对于身边物品以至于周遭环境的对待方式,修复的不只是物件,还有人情。

「绿点点点点」部分成员来自经营刊物编辑和专案企划的「粉红豹」公司,「我们在做活动的时候,从过程到结束之后,常常会产生多余物资被浪费的状况,久了觉得这样其实很可惜。」成员之一的唐园荷这幺说道。

在「绿点点点点」尚未正式成立之前,2012年粉红豹以名为「云和小客厅」的专案申请了台北市文化局的社区营造计画,落脚师大商圈。那时正是「地下社会」和夜市摊贩及当地居民面临住商纠纷、关係紧张的时期,「云和小客厅」先是举办了几场座谈会,邀请居民聊聊对于自己所在社区的各种想像,也安排社区走读导览等街廓活动,踏出充满实验性的第一步。

「云和小客厅」专案告一段落后,粉红豹在隔年继续申请台北世界设计之都的「设计搅动计画」,企图透过设计思考如何改造城市。这回据点从云和里移至相隔不远的古风里,与里长、区公所协调后,运用里内闲置空间成立基地,此处也被暱称为「古风小白屋」。在这个阶段当中,工作团队所着墨的重点主要是在绿手指一类的项目,包括回收厨余堆肥、在脚踏车后架装上小盆栽的绿美化、盘点街区内绿色角落等等,「绿点点点点」的名字也是在这个时候取的。

「绿点点点点」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工具分享」,「我们在搬家的时候,发现手上有很多工具,可是平常却不一定有很多机会可以使用,那幺不如把它们分享出来,让更多人运用。」因此古风小白屋开放每周六上午的时间,让大家带着物品到此处,虽然有专业修理达人坐镇提供谘询,但来此处并非只是把东西丢给别人修理,而是必须尝试自己动手做。

城市里的再生(下):惜物不一定要占有,而是流通后交给更需要的

工具分享的精神是「免费维修、加倍奉还」,「绿点点点点」提供免费的维修工具和场地,但必须「自力救济」,同时也要为这块园地提供相对的回馈,可能是捐出自己的工具作为公共使用、维护环境,或是同样地伸出援手帮助别人。

而提供工具分享的效用不只在于物件的维修,渐渐地有人会带着材料到这里做一些简单的手艺活,于是在每周日上午也开闢「假日木工」的时段,让喜爱製作木工者,可以有一个尽情挥洒的园地,但同样的这里不主动提供教学课程,从材料到使用过程一切自助,只分享工具和製作心得。

另外一项和工具有关的活动则是玻璃切割,源自于工具项目增加后大伙的创意发想,「因为我们的工具中增加了几组钻石刀,所以有人就想到可以将玻璃瓶经过切割整理之后,成为居家实用的花器、烛台等物品,另一方面来说,除了会固定回收酒瓶的餐厅,玻璃其实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回收物,它重量重、体积无法折叠,最后也大多是被销毁成为玻璃渣之后才能再做运用,而若是能够在现地直接再製,发挥创意之余,也能减少运送碳足迹。」唐园荷说。

城市里的再生(下):惜物不一定要占有,而是流通后交给更需要的大家所製作的手工皂成品,会分享给店家作为回馈。|

这天我们来到小白屋时,正是「回收油手工皂」的工作坊时段,「在云和小客厅时期,我们认识了一些友善店家,其中就包括餐厅,后来毒油事件爆发,我们就想餐厅使用过的废油,除了拿去回收之外,也可以拿来做清洁用的家事皂,一方面环保、天然,也鼓励大家自己动手做。」

在製作初期,由于回收油的品质不是很稳定,团队也曾经历不少失败和尝试,后来逐渐掌握製作诀窍,做出来的成品才慢慢达到标準。和工具分享的精神相同,也有人会自己带着想要的香氛等材料,做品质较好的手工皂。

做皂完成到完全乾燥需要约一个月的时间,在大家做皂的同时,另一边的架上正晾着先前製作的成品,在众人的巧手之下,看似百无用处的回收油,便如此有了新的生命。

从社区营造开始,直到现在古风小白屋所进行的各项活动,唐园荷说:

小白屋的另一项特点,就是一律不涉及金钱交易,一方面由于场地所有权属于公部门,不能有任何商业行为,但就另一层面来说,「绿点点点点」团队也希望在修理、製作的过程中,不涉及对价关係。

因此小白屋订下两个规则:一是不收明显无法在这里维修的东西,另一是如果超过一段时间没办法修好,必须要带走,不能「遗弃」在小白屋里。

城市里的再生(下):惜物不一定要占有,而是流通后交给更需要的

「绿点点点点」近期开始推出的另一个专案计画是「社区街角设计」,对于有意改造的社区角落/友善店家,会请店家、居民与设计师共同讨论,达到兼具改善环境,也能让公众得到更好的空间使用效果,并使社区共识更为紧密。这个计画不限于小白屋邻近的地段,也是将小白屋从邻里行动延伸出去的第一步。

「在古风小白屋刚开始运作的时候,其实大多是对类议题有兴趣的外地人主动开始参与,是他们慢慢引导本地居民产生兴趣进而加入,我们不会定义自己只为所在的社区服务,如今这里的互动已经逐渐成熟,『绿点点点点』希望这样的概念可以複製到更多不同的街区。」唐园荷说。

绿点点点点(古风小白屋)

地址:台北市云和街72巷9号电话:0963-928-391脸书粉丝专页

►城市里的再生(上):买新的总比送修更划算⋯⋯我们能否找回「修复」的能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