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商务关于 >哈波‧李、伯托‧艾可 欧美文坛两大作家同日殒落

哈波‧李、伯托‧艾可 欧美文坛两大作家同日殒落

哈波‧李、伯托‧艾可 欧美文坛两大作家同日殒落

2016 年 2 月 19 日,欧美文坛两位作家同日殒落。一生只写《梅冈城故事》一本书,而奠定在二十世纪经典大师地位的美国作家哈波‧李(Harper Lee),以 89 岁高龄,在睡梦中辞世。以《玫瑰的名字》扬名全球的义大利作家和语意学权威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罹癌病逝米兰家中。

哈波‧李算是传奇的「一书」作家,她在 1960 年出版《梅冈城故事》,当时美国仍实施种族隔离政策,她的小说触碰当时社会最敏感的种族歧视题材,从小女孩思葛(Scout)的视角,叙述白人律师父亲亚惕·芬鵸(Atticus Finch),挺身为了被诬赖性侵白人妇女的黑人辩护,全家受到小镇居民排挤,以及当事人的暴力攻击和威胁。

此书隔年获得普立兹奖,1963 年改编为电影,哈波李是共同编剧,电影获奖无数,让哈波李的名气更响亮。成为名人之后,她就决定低调,不接任何媒体採访。美国国家广播电台报导,她最后一次接受採访的时间是 1964 年,上纽约的广播电台 WQXR,当时她提到,自己的题材受限,但对美国南方小镇的生活了若指掌,小镇虽小,许多事情跟其他地方是共通,「也就是说,我想要当南阿拉巴马州的珍奥斯汀。」

《梅冈城故事》在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初起,拥有推波助澜效果,其中亚惕·芬鵸(Atticus Finch)正直勇敢,深植人心,许多人因此把孩子取名为亚惕,甚至受到启发,就读法律科系。此书已是美国学生的读本之一,此书已销售 4,000 万册。哈波李在 2007 年,从小布希总统手上,领到总统自由奖章,而在 2010 年获得国家艺术奖。

哈波李其实没有再写出「真正的」第二本小说,直到 2015 年夏天,由于管理她文件的律师发现《梅冈城故事》的初稿《守望者》,终于在《梅冈城故事》问世 55 年之后,出版了这本书的「前身」。不过,《Go Set A Watchman》书评不佳,许多书迷非常失望,因为此书打破了亚惕的正直形象。

《纽约时报》报导,哈波李生长在律师家庭,她原本就读法律,但没有读完,从阿拉巴马到纽约追逐作家梦,她有八年时间以航空公司订票职员糊口,直到 1956 年,她的一对好友布朗夫妻(Michael and Joy Williams Brown)开了一张相当于她年薪的支票,送给她当耶诞礼物,鼓励她专心创作。

她的经纪人奎恩(Maurice Crain),鼓励她把原本写成短篇故事的《Go Set A Watchman》发展成小说,她花两个月,写了 50 页小说,得到出版商 J.B. Lippinott 赏识,不过,出版编辑认为这版本较像一连串轶事,不是小说,于是预付版税,并指派资深编辑霍霍夫(Tay Hohoff)协助,哈波李花了两年时间,终于完成《梅冈城故事》。

跟哈波李相关的「第二本书」,也许是《第凡内早餐》原着作家楚门·卡波提(Truman Capote)创作犯罪纪实小说《冷血》(In Cold Blood)时,哈波李协助到堪萨斯州调查访问。

此外,两人相互把对方写入小说中,卡波提化身为《梅冈城故事》的小男生迪尔(Dill),而哈波李小时候顽皮又男孩子气,卡波提第一本小说《另外的呼声,另外的屋子》(Other Voices, Other Rooms,暂译)里面的汤普金(Thompkins),以及《感恩节的访客》(The Thanksgiving Visitor,暂译)的安(Ann Finchburg),都是以她为蓝本。

悼念哈波李,美国总统欧巴马致词说:「这一个故事,力量更强大于一百场演说,改变了我们怎幺看待彼此,怎幺看待自己。」「哈波李让美国更好,我们最好的致意,就是继续传授这个永恆的美国故事,对我们的学生、邻居和孩子们,在我们的一生当中,不断努力,终究我们能够看见彼此。」

苹果电脑执行长库克在推特上说,「唯一不需要服从多数的是,一个人的良心。」

相对于哈波李的一书传奇和低调作风,博学多闻的艾可,共有七本小说,第七本是去年甫出版的《Number Zero》(暂译:零号),以及 20 多本非小说类的书,以及产量丰富的学术论述,同时在媒体发表观点犀利的短文,并时常接受媒体採访。

英国《卫报》形容,大鬍子艾可是老菸枪,想法古灵精怪,会讲五种语言演讲,包括拉丁文、古典希腊文等,热衷参加学术研讨会、书友会和名人鸡尾酒会,最喜欢跟学生一起把酒畅谈到深夜。

《纽约时报》报导,任教于波隆那大学的艾可,在学校教哲学与语意学,直到 48 岁,才写出第一本小说《玫瑰的名字》,用中古世纪僧侣侦探谋杀案的小说题材,带领读者去挖掘基督教的语意符号学,跃身成为畅销书作家。

其他作品包括:《傅科摆》、《昨日之岛》、《波多里诺》、《罗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布拉格墓园》等小说,以及《带着鲑鱼去旅行》、《美的历史》、《丑的历史》等,曾获得义大利巫婆文学奖(the Premio Strega)。

《纽约时报》指出,艾可拥有学者和畅销作家的双重身分,拥有许多粉丝和拥护者,但也有批评认为,他缺乏学术的庄重(gravitas),写作缺乏天赋,人物角色僵硬,小说生涩难读。不过,艾可的书大为畅销,受到读者肯定。

《纽约时报》引述艾科在 1995 年接受 《Vogue》 时尚杂誌专访,他知道自己不是通俗易懂的作家,「人们总问我,你这幺难读的小说到底怎幺能这幺成功?我都都反问说,这问题就像在问女人,男人怎会对你感兴趣?」不过,有趣的是,艾科说:「我自己很喜欢轻鬆好读的书,可以帮助我很快就入睡。」

艾可在 2015 年曾接受《卫报》专访,分享写作方法说:「我不知道读者期待什幺….我想(罗曼史作家)卡德兰(Barbara Cartland)会写读者想读的,但我认为作家应该写读者不预期的事,问题不是去问他们需要什幺,而是要改变他们,每个故事去创造你想要的读者。」

艾可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说:「我是哲学家,我只在週末写小说。」

义大利总理伦齐(Matteo Renzi)发表哀悼辞,他说:「艾可是欧洲知识份子的杰出代表,是投入未来、永不退休的独立的知识份子。」「这是文化界巨大的损失,我们会怀念他的文字和声音,犀利和生动的思想和人性关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