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商务关于 >为什幺他们仇恨犹太人?-《爱因斯坦自选集》

为什幺他们仇恨犹太人?-《爱因斯坦自选集》

§ 为什幺他们仇恨犹太人?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廿六日接受纽约《科利尔杂誌》採访。

为什幺他们仇恨犹太人?-《爱因斯坦自选集》

亚伯特‧爱因斯坦

译|郭兆林

  我要从一个很古老的寓言故事开始说起,稍微有更动。不过,这个寓言故事可以鲜明勾勒出政治上反犹太主义的源头:

  牧童对马说:「你是地面上最高贵的动物,生活理当幸福无忧。事实上若不是那卑鄙奸诈的鹿,您的幸福将圆满无缺。那鹿自幼锻鍊,脚力比您快速敏捷,往往抢先找到水源。他和同伴到处将水喝光,让你们落得无水解渴。和我在一起吧!我的智慧和指引将可带领你们,脱离这种悲惨屈辱的窘境。」

  由于被嫉妒仇恨蒙蔽,马儿答应了。他低头让牧童套上缰绳,失去了自由,成为牧童的奴隶。

  在这个寓言里,马代表人民,牧童代表企图完全掌控人民的阶级或派系,而鹿则代表犹太人。

  我可以听到你说:「这个故事绝不可能!没有动物会像寓言故事中的马一样愚蠢。」但是让我们再想一想,马因为口渴很痛苦,当他看到鹿轻巧敏捷跑在前头,莫名的虚荣心很容易被挑起。而你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和烦恼,可能会觉得很难理解盲目仇恨让马轻信谗言。然而,这匹马很容易受诱惑蒙蔽,因为先前的不愉快让他容易犯下错误。有句话说得很对,给别人公正明智的建议很容易,但是给自己公正明智的建议却很难!我真心认为:我们都太常扮演马的悲剧角色,而且还有一再受诱拐欺骗的危险。

  这个寓言中的场景,在个人和民族的生命中一再上演。简单地说,这是特定人士或群体将仇恨厌恶的情绪,转嫁到其他个体或群体身上的一种过程,因为后者较欠缺有效防卫的能力。但是为何寓言中鹿的角色往往由犹太人担纲呢?为什幺犹太人经常会招致群众的仇恨呢?主要是因为几乎所有国家都有犹太人,而且他们四处分散,以致无法保护自己免于暴力攻击。

  最近几个例子可以证明这点:十九世纪末,俄国人民在暴政统治下积怨已深,在外交政策上的愚蠢错误又让他们群情激愤,接近一触即发的临界点。在千钧一髮之际,俄国统治者试图转移焦点,煽动群众将仇恨暴力朝向犹太人发洩。在俄国政府血腥镇压一九○五年惊险的革命后,他们又不断故计重施,有效帮忙将这个可恨的政权一直维持到世界大战快结束时。

  当德国输掉其统治阶级掀起的世界大战后,马上指责犹太人煽动战争在先,又指责犹太人造成战争失败。假以时日,这种耳语得逞生效,让犹太人陷入危险之中,不仅保护了特权阶层,并且纵容一小撮不择手段的暴徒,将德国人民完全绑架。

  在历史发展中,犹太人被控犯下的罪行可谓层出不穷,以便正当化对他们施加的各种暴行。谣言指称,他们会对水井下毒、谋害孩童用来祭祀,更被诬指以系统化手段主宰经济与剥削全人类。伪科学书籍污辱他们是危险卑劣的民族,素有为谋私利而挑起战祸和革命的恶名,他们可以同时是危险的改革者,也是阻碍社会进步的大敌。犹太人被控藉口同化而伪装混入,伺机破坏各民族文化。同时,也遭指控冥顽不灵,无法融入任何社会。

  这些指控真是超乎想像,虽然煽动者都知道并非真实,却再三动摇与影响了群众。在动荡不安的时代,群众本易流于仇恨和残暴;在和平时期,这些人性特质也会偷偷流露而出。

为什幺他们仇恨犹太人?-《爱因斯坦自选集》

  到这里,我只有谈到对犹太人的暴力和压迫,还没有谈到心理和社会现象上的反犹太主义本身。即使对犹太人没有任何特别外在攻讦的环境下,它仍无所不在。这种潜在的反犹太主义是怎幺来的?我相信,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当成是民族生活中一种正常的表现。

  在一个国家中,任何群体的成员彼此之间总是会比其他人口更紧密,因此,只要有群体特别突出的话,国家就免不了有摩擦。我相信,纵使全国人口有可能达成一致,也不是好事。在每个社会中,相同的信念、目标与利益相似会产生一个群体,化为某种意义的「单位」行动。这些群体之中一定有摩擦存在,如同个体之间会存在厌恶敌意那般。

  形成团体的必要性,在政治领域最容易理解,即政党的形成。若是没有政党的话,任何国家民众的政治利益必定会受损,没有论坛自由交换意见。个人会受到孤立,无法伸张自己的信念。况且,政治也与人类其他文化生活领域并无不同,当性情相投与目标相近的人互相刺激和批评,政治信念才能成熟茁壮。因此,就像大家都知道宗教纷扰严重时,很可能涌现不同的教派,彼此的对立会刺激整体的宗教生活。另一方面,大家也知道中央集权,也就是消灭不同的群体,会导致科学和艺术的片断贫瘠,因为集权统治会限制甚至压抑任何对立的意见和研究潮流。

究竟什幺是犹太人?

  群体的形成对于人类各方面的作为都有一股激发作用,也许最主要是因为不同的群体之间,会因为所代表的信念和目标而竞争奋斗。犹太人也形成这样的群体,具有独特明确的特徵,而反犹太主义不过是由非犹太人因犹太群体而生的一种敌对态度。这是一种正常的社会反应,但因它引起的政治迫害,虽存在却未受正式承认。

  到底犹太族群的特徵是什幺呢?首先,到底什幺是犹太人呢?这个问题没有明快的答案,最显而易见的回答如下:犹太人是具有犹太信仰的人。这个答案很肤浅,用一个简单比喻很容易看出来。试问这个问题:「什幺是蜗牛呢?」一个类似的回答是:「蜗牛是住在蜗牛壳里的动物」。这个答案不尽然全错,但不够完全,因为蜗牛壳只是蜗牛的产物之一。同样地,犹太信仰不过是犹太社群的特徵之一而已。再者,大家都知道蜗牛脱去外壳后,不会就不算是蜗牛了;同理,犹太人(正式)放弃自己的信仰后,仍然是一名犹太人。

  每当试图说明「群体」的重要本质时,就会出现这类的难题。

  从古至今,数千年来团结犹太人最重要的连结是社会正义的民主理想,加上所有人彼此之间的互相宽容。即使是最古老的犹太教经文,都充满了这些社会理想,对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发挥强大的影响,也对于人类很大部分的社会结构产生良性影响。在这里应该记得周休一日(安息日)的引进,对于所有人都是一大福音。摩西、斯宾诺莎和马克思等人虽然看起来没有类似之处,但是他们都是为社会正义的理想而牺牲奋斗,都是先祖传统带他们走上这条布满荆棘的道路;犹太人在慈善事业的成果斐然,也是源自于此。

  犹太传统的第二个特徵是高度重视各式各样才智性向与精神活动。我深信,光是这种对智能活动的高度尊重,即可说明犹太人为何对各方面的知识进步都能做出贡献。考虑到他们人数相对少,再加上外在阻力横生不绝,其成就值得所有人衷心讚美。我深信,这不是因为天赋异稟的缘故,而是因为特别尊重智力成就,在犹太人中创造出一股气氛,特别有利各种天分的发挥;同时,也有一股强烈的批判精神存在,避免盲目服从世俗权威。

  在这里,我只提出这两项我认为是最基本的传统特质。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这些标準和理想都显露无遗:由父母传递灌输给子女;为朋友谈天论地时增添色彩;在宗教经文里充满身影;为犹太族群的生活印下戳记。在这些鲜明的理想中,都可看见犹太人的精髓要素。虽然在实际日常生活中,这些理想并未完全实现,算是很自然的事情。若是想要简单指出犹太族群的重要特色,那便是对理想的追寻不倦。

压迫是一种刺激

  在前面,我将犹太教看成是具有传统的社群,然而另一方面,不论是敌是友,往往认定犹太人是一个民族,代代相传的先天特质成为其行为特徵。这个观点有其分量,因为数千年来犹太人主要都是族内通婚,如果原先就是同一族群,这种习俗确实会保持同质性;如果是混合族群的话,便不能製造一致性。然而,犹太人毋庸置疑是混合的种族,就像其他文明族群一样。真正的人类学家会同意这点:相反的论点都属于政治宣传的範畴,必须加以判断。

  也许除了传统之外,犹太族群在世上一直遭遇的压迫和敌意,反倒促使这个民族更加蓬勃成长。数千年来能继续存在,无疑这是主要理由之一。

  综合上述特徵的犹太族群,大约有一千六百万人,不到人类的百分之一,或相当于现今波兰的一半人口。若说作为一个政治因素,其意义微不足道。犹太人散布全球,绝不是有组织的整体,意谓他们难以行动一致。

  若儘凭敌人之言形成对犹太人的印象,必定会得到他们代表世界强权的结论。乍看之下,这简直太荒谬了,但是就我看来,背后有一定的意义。犹太族群本身可能毫无力量,但是纵使面对层层阻碍,个人成就总合可谓处处成绩斐然。因为犹太族群中有一股昂扬的精神,所以激发了个人潜能,做出自我牺牲的努力。

  因此,那些想继续蒙蔽大众的人,便对犹太人产生仇恨。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独立知识分子的影响。我在这里看到今日德国对犹太人的仇恨高涨,对纳粹党人来说,犹太人不仅是将人民的憎恨从他们这些压迫者转移的手段,更认为犹太人并非同化的材料,无法驱使他们无条件接受政治教条,因此只要犹太人存在一天,便会威胁到纳粹的权威,因为犹太人坚持一般大众的启蒙。

为什幺他们仇恨犹太人?-《爱因斯坦自选集》

  纳粹刚夺取政权,就大张旗鼓举行焚书仪式,进一步证明这个观念正是问题的核心。从政治观点上来看,这个举动根本毫无意义,只能理解成是意气用事。基于这点理由,我认为比起其他许多具有重大目的与实用性的举动来说,这件事更加值得深思。

  在政治和社会科学领域里,过度的扩张解释当然不妥当。当思考充满太多这种延伸推广,往往会因为错误解读因果顺序,而无法正确描述出事件真正的全貌。然而,完全放弃延伸推广意谓着乾脆放弃理解,基于这点,我认为还是必须承担推广的风险,只是必须注意会有不确定性。秉持这项原则,我希望从一般的观点,审慎提出我对反犹太主义的概念。

  在政治生活中,我看到两股相反的思维不断抗衡斗争。第一是乐观趋势,相信个人与群体生产力的自由发挥将促成良善的社会。这派人士承认超出群体和个人之上的中央权力有其需要,但它只应拥有组织与管理方面的权力。第二种是悲观趋势,认定个人和群体的自由互动会导致社会败坏,因此社会需要完全以权威、盲从与胁迫为基础。不过,事实上这种悲观趋势并非完全悲观,因为它对渴望与掌握权力与权威的人充满信心。第二种趋势的追随者是自由与独立思考教育之敌,更是政治上反犹太主义的信徒。

  在美国,人们口头上称颂的都是第一种乐观的趋势,然而第二种趋势却也势力强大、处处可见。虽然这帮人多以各种藉口包装真正本质,他们真正冀望的是由少数人暗中掌控生产手段,成为人民在政治和精神上的主宰。他们企图运用反犹太主义与对其他群体的敌意为武器,未见稍歇。所幸迄今这些作为都告失败,因为民众尚保有健全的政治直觉。

  因此,若是我们能坚守这条原则的话,未来可望继续保持下去。那就是:当心鼓簧之舌,尤其是企图贩卖仇恨之徒。

(本文为《爱因斯坦自选集:对于这个世界,我这样想》部分书摘)

书籍资讯

书名:《爱因斯坦自选集:对于这个世界,我这样想》 Ideas and Opinions

作者: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出版:麦田

上一篇: 下一篇: